主页 > 新闻中心 >
图文:郭德纲于谦:大伙儿需要快乐自会有人扛起相声
发布日期:2021-06-08 2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是德云社20周年,岳云鹏的爆红和郭麒麟的崭露头角,让人看到了德云社的未来与希望。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让岳云鹏从只有一首《五环之歌》变成了行走的表情包、段子手,实现了从大红到爆红的跨越。紧接着郭麒麟崭露头角,再加上烧饼、曹鹤阳、阎鹤祥、张鹤伦等徒弟集体发力,走到第20个年头的德云社可谓如日中天,稳坐相声界“霸主”之位。郭德纲透露,德云社成员除了上综艺节目、拍戏之外,“这一年国内外各种演出也很多,已经排到春节后了”。

  岳云鹏的走红,对德云社的士气有极大的鼓舞。前些年,何云伟、李菁、曹云金等“主力”相继出走,令德云社“元气大伤”。现如今,当年的小徒弟们都成长起来,德云社也壮大到400多号人,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“如果我愿意的话,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,说相声的要想红,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,我说你什么时候红你就什么时候红。”郭德纲放出的豪言,并不是岳云鹏带来的“膨胀”,而是真有这样的自信。因为,岳云鹏走红就是郭德纲一手策划的,他为岳云鹏把关了所有工作,比如一定要上《欢乐喜剧人》。在郭德纲看来,“小岳岳(岳云鹏)走红的模式是可以复制的”。

  作为“副班主”,于谦也认同郭德纲的说法:“公司没有策划,何谈你们来包装我,每个公司捧每个演员都有他的套路。实际上捧出一个演员来,按他这个路子复制,是现在的公司、经纪公司一个很成熟的套路,这种套路如果成功,捧星的道路就会成功,决定性还是自己的因素。”

  德云社到底有多火?票房是最真实有力的数据。目前德云社在北京共拥有德云书馆、张一元“天桥茶馆”、三里屯剧场、广德楼戏园、湖广会馆等常规场地,另有南京分社、墨尔本分社、西安分社、黑龙江分社等当地的演出场所。有媒体曾报道,一年下来德云社驻场演出的收入水平在千万左右,而各地的商业巡演净收入可达2000万。另外,德云社成立了影视公司,郭德纲率领众弟子上各种综艺节目,收益也相当可观。

  不过,面对“德云社演出场场爆满”、“德云社垄断相声商演”等评价,郭德纲只觉得心生悲凉:“因为中国相声界只有德云社能商演,而且都垄断十年了,这不是好事。”

  在喜剧节目《笑傲江湖》中做评委时,金星曾问郭德纲:“歌坛有半壁江山,德云社是不是相声界的半壁江山?”郭德纲回答说:“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江山了,就是一片大海,德云社就是海上的一条孤舟,随风漂荡。”对于相声行业的整体状况,郭德纲只有两个字——悲观,哪怕是岳云鹏的爆红,也没有让他乐观起来:“一个两个人复兴不了相声,我们就是好好干,努力往前推,能有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。”郭德纲希望,相声界有朝一日也能百花齐放,而不是只有德云社一枝独秀:“不管在哪儿说相声,哪怕从石头缝里蹦出来说相声,只要对相声好,就是好事儿。”

  尽管认为相声行业不景气,但郭德纲依旧每年都招收徒弟。“我挑徒弟看重天赋,人只分为能说相声和不能说相声。每个人对幽默的理解和表达方式不一样,就算拿奖也不证明会说相声。”喜剧类节目,是郭德纲挑人才的方向之一。

  连续三年,郭德纲都坐镇湖北《我为喜剧狂》的导师席。今年节目做到第三季,郭德纲拉来了于谦当“军师”。于谦说,收徒这件事真是可遇不可求,郭德纲所说的天赋很重要:“赶上一个不容易,那么就争取让他做这行。但大部分的人都不太适合要求,我们也劝他最好别干这行。”

  或许是前些年的“退社风波”,让郭德纲于谦在挑人方面更为慎重。于谦说:“每个人的性格特点、成长过程以及外来的压力,各方面都不一样。受到某一种外界的干扰,他们性格都会变,不是他有幽默的素质、幽默的天赋就行,但是干我们这行的,现在收徒,主要是看他的人好坏,善良与否,人性善良占最重要的因素,但这块是需要长时间跟他们接触,必然就看得出来他是什么人。”郭德纲则简单明了:“原来看专业特长,现在首先看人品。专业方面我们有办法,人品这一块改不了。”

  郭德纲:我们的定位是说相声,但没有说卖包子的不能吃面条。其他艺术形式对他的知名度有提高,这对整个德云社来说是好事。

  郭德纲:德云社是一个文化公司,有自己的规章制度,一切都按照规章制度来。不过,我们不像其他演艺公司要求那么狠,更多有人情在,终归都是我从他们十几岁开始养大的,不像外面是招来的演员澳门六合今晚开奖结果

  郭德纲:我也不知道我伺候过哪个皇上,还国民公公呢!(笑)做节目的时候,我站起来,一大帮小姑娘喊“爸爸”,我觉得是挺好玩的事儿,都是大伙儿捧的。

  记者:德云社20年,网友调侃是您和郭老师的“20周年结婚纪念日”。你们私下有没有过争执,还是一直很“恩爱”?

  于谦:“结婚纪念日”是开玩笑,但话说回来,找到好的相声搭档,真的比找一个老婆难度要大。我们俩确实挺好的,在相声的观念上、对相声的理解上都是一致的,所以我们到现在也没有为什么事争个脸红脖子粗。

  于谦:怎么会厌烦,实际上郭老师是调侃,他那种调侃就是造星的一种手段,你的形象、你的话语,能让观众记住,那么你的性格怎么让观众记住?那就是靠旁边人说你的性格特点,他把你的性格特点说出来了,观众认为特别好玩儿,从这一点他记住你了,这个是郭老师在推动我的观众认识度,他是在帮助我。

  于谦:(都是)观众抬爱,怎么可能呢?在我们的理解当中,相声不会灭亡,因为老百姓永远需要快乐,既然相声永存,以后相声人也陆续不断地出来,咱们先抛开是不是大师,即便是一个好的相声演员,是一个大师,以后也不会缺乏好的相声演员,因为大伙儿需要这个,自会有人来扛起相声,自会有观众喜欢的演员,自会出现好的相声人。